他用狂热的笔触画出了90年代人的“浪(men)漫(sao)”
发布时间:2018-05-11 10:45:00     阅读:2240

 

 


20世纪80、90年代是当代中国历史上一个短暂、脆弱却颇具特质、令人心动的浪漫年代,那个年代人们独有的一种浪漫是现在难寻的,心情好时或许会吟首诗,唱个曲,心思也格外的细腻,而我们或许对那个年代的印象只有来自于长辈的回忆,或是电影片段。
今天推荐的这位艺术家正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,在他的作品里,我们不仅能感受到当时的人文情怀,还能看到画家藏在每一笔色彩里的激昂,以及对“人”的思考。



李秀《粉色的花》 80cm×60cm 油彩、亚麻布 90年代


正如画家所说的

不见笔踪 不为之画

  
纵观中西绘画艺术,笔法系统才是根本,其它手段都是附注的。绘画语言的文化属性,也在笔法。从笔法看造型,从笔法看气韵,从笔法看品性,从笔法去领会与主体的意念及与情感息息相关的一切东西,包括所谓的图式,也要依靠笔法去呈现。比如纵横翻转,涂抹晕染,笔触与肌理等等,真是难分难舍。(节选)
李秀 2017.


李秀


李秀,1964 年生於北京。
现居住蒙特利尔(加拿大)、北京。

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,师从著名油画家赵友萍教授。1991--1993 赴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交流;2002 年,《1995.9 残荷》《荷塘月色-随笔》获得“绿色奥运”国家美展,获优秀奖;2003 年,作品《1995.9 残荷》收录《中国油画全集》。先后在新加坡、加拿大举办个人作品展,部分作品被海外艺术机构收藏。

艺术点评

李秀的早期作品,深受俄罗斯十九世纪巡回画派的影响。
90年代末,欧洲之行对他的创作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,作品不再满足于对客观表象细节的描绘。“自我意识”、“关心人”成为他创作的动机,开始由客观再现转向主观表达,强调作品的个人性、现代性。用“西方的油彩”直接书写的方式来表达东方人的审美理想。

——选自《中国油画全集》




作品赏析

《残荷》是1995年回国后的首批作品之一。

 

李秀《残荷》136cm×110cm 1995年


90年代的欧洲之行,使他的创作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作品不再满足于对客观表象细节的描绘。“自我意识”、“关心人”成为他创作的核心。作品开始由客观再现,转向主观表达,强调作品的个人性和现代意识。开始拿“西方的油彩”,用直接书写的方式,诠释东方人的审美理想。
《残荷》在构图上采用了中国画传统的对角线形式,且散点透视。大面积画布的外露,与中国画的留白一脉相承。色彩上运用了互补色的原理,傍晚天边的紫色与流淌在荷塘里的橙黄色霞光相融合。还有外露的亚麻布的土黄色,天然地形成了互补色的关系。深褐色的枯萎荷叶,使画面有了黑白灰的关系。
《残荷》的用笔热情奔放,直抒胸臆,且收放自如,展现出“笔不工而心恭,笔不周而意周”的东方情怀。在这不足两平方米的画布上“东方”与“西方”相遇了,“油画艺术”与“水墨文明”在这里开始融合。

李秀《青》 68cm×34cm 油彩、丙烯、亚麻布 2018年

 


《青绿间》系列

李秀 《青绿间 二》

艺术是“使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”。
世上有很多东西我们无法看见,但我们能够感受到它的存在。
如:在荷塘里,有高低错落的荷叶,你可以触摸到叶脉的纹理,平滑或粗糙。这就是人们所理解的现实世界。但事实上还有另外一个世界,人们不称它为“实”,甚至忽略它的存在,那就是水中的倒影,它千变万化,充满想象。然而在生活中,人们通常只活在一个现实里,就是人们看见的水面上植物的层面。那个水里面“虚”的世界,往往被人们忽略,这个所谓的“虚”的世界,是要用生命来体验的。而它,却直通我们的心灵。

李秀 《青绿间 三》

《青绿间》系列的“青绿”,源于元代山水绘画的主要成就之一“青绿山水”的青绿二字,创作理念上也受到它的影响。我认为元代的山水画,才真正实现了“求道”的高度,彰显了人的主体意识。

 

 

《梦江南》系列


 

《梦江南 二》系列

今天的人们都在追求完美,可是完美在哪儿呢?是技巧吗?是熟练吗?
那么真实又在哪里呢?
我认为,完美不是最高目标,情感的真实表达才是最高境界。伟大的作品都是有“破绽的”,有“缺憾的”。这个“缺”是一种“差距”,是一种“之间”的概念。它是极其微小的。但它存在,而这个微小的“差距”或“之间”的部分才是诗,才是艺术。
关于《梦江南》
某日,我穿过青藤书屋的石板小路,漫步在灰瓦白墙间。池塘里摇晃着徐渭的荷花,白墙上流动着枯墨。
我问:您说的“似与不似之间”的“之间”,在哪里?
没有答。
我再问:您说的“似与不似之间”是感性的,还是理性的?
还是没有答。
徐渭先生站在了我面前。
我又问:可以用“完美”来形容您的画吗?
哦。这是一个梦。

《梦江南 三》系列

 


《雨荷》

荷,洗尽铅华,风清骨傲。
《雨荷》的构图采用了非传统的“居中式”,但通过对背景笔触的方向、大块黑色笔触的交错,打破了画面的均衡,使画面产生律动。线条的急促和笔触的对抗,使“荷”有了一种卓然挺立的向上力量。粉红色的点睛之笔,夺目而不妖。


李秀《雨荷》 120cm×35cm 2014年

《雨荷》是画家在中西绘画语言融合上又一次大胆实践。这里的“写意”是从客观里抽象出来的“意”,是客观表现的“意”。所谓的“写意”也好,“表现”也罢,最终要在作品里承载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语言,表达属于我们自己的人文精神。而这个文化身份,才是作品的个性与风格。

 

 

《晚秋深壑图》

李秀《晚秋深壑图》 120cm×35cm  2012年

“树树秋声,山山寒色”。但《晚秋深壑图》里,这个秋天是温暖的,有一种虚幻的美。虽然没有对一山、一石、一树细节的描绘,但通过这种中式构图,划痕式的笔触和近乎中国画“披麻皴”的手法。将深壑里暖暖的晚秋,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长期以来,作者一贯主张超越画种和材料的限制,创作者必须挖掘绘画的本体意义——“笔踪与情感”、“痕迹与自我”的关系。从而生发出创作者的个人“语言”,让独特的绘画语言,为生命个体的表达服务。


90年代的写生作品



李秀《初雪》80cm×60cm 油彩亚麻布 90年代

 



李秀《白茫茫大地》 80cm×60cm 油彩、亚麻布 90年代



李秀《红花与白花》 60cm×50cm 油彩亚麻布 90年代 



李秀《傍晚》 80cm×60cm 油彩、亚麻布 90年代


李秀《午夜盛开的鲜花》  80cm×60cm 油彩、亚麻布 90年代


李秀《雪后的雾霾》  80cm×60cm 油彩、亚麻布 90年代


李秀《三岔口》  60cm×50cm 油彩、亚麻布 90年代



第23届春季广州艺博会早鸟票
9.9元开抢~



长按识别二维码,即可抢购!


第23届春季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

2018年6月22-25日
广州琶洲广交会展馆C区
14.2-15.2-16.2馆




第23届秋季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

2018年11月30日- 12月3日
广州琶洲广交会展馆C区
14.2-15.2-16.2馆


展位预订
020-66892799

媒体合作
联系电话:18028682193(栾小姐)
邮箱:gzyitimes@163.com

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
广州艺博会微信号:GZ_ARTFAIR